立即注册 登录
Discuz! Board 返回首页

李冬梅言的个人空间 http://wehual.com/?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贺沛:三 本世纪20年代的两岸关系走向

已有 380 次阅读2020-1-7 23:39

两岸观察: 2020“总统”大选与


本世纪20年代的两岸关系


 


贺沛


三 本世纪20年代的两岸关系走向

台湾问题的产生、内战政权更迭的不彻底都源自美国的干预,今天的台湾政局和两岸关系也受美国的操纵,未来台湾问题的解决仍然主要看中美关系的发展和中美相对力量的变化。台湾的特殊地缘政治地位决定了台湾的归属权变动直接影响美国在东亚的战略布局和安全战略,继而影响到中美在整个亚太、印太的权力格局。无论此次大选结果如何,本世纪20年代两岸关系的走向大趋势日益明显,由于两岸地理相近,加上语通、文化相同,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在世界大势下,两岸的经济社会融合进程已经启动。这也是影响两岸关系互动的重要因素。
两岸经济互赖趋势明显,台湾与大陆的经贸比重已经超过40%,形成了经贸上超紧密的依存关系。加上大量台资在大陆投资及经营,大陆已经成为台湾经济发展的最大腹地。此外,两岸人员往来,社会互动密切,海峡两岸之间平均年流动总量已达1000万人次的规模。两岸利益已紧密结合一起。这是确保两岸关系稳定的重要力道。
从内部结构看,当前两岸已经都进入统合主义与多元主义相混和的阶段。但仍然存在程度之别。台湾相对多元主义程度较高。但在涉及诸如政治层面的“主权”、安全等议题时,统合主义的分析框架仍然存在。目前台湾岛内的主流民意还是“维持现状”,他们之所以对蔡英文炒作“芒果干”(“亡国感”)感冒,蔡英文之所以能够借“1-2讲话”、“HK乱局”等重得民意,其实就是源于岛内民众警惕被大陆改变现状的心理。
在“九合一”大胜以后,国民党几个大佬面对自以为“唾手可得”的2020大选,开始了愈加激烈的争夺。迫于韩粉的数量压力,也由于蓝营基层的支持,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一步步将韩国瑜带到了大选的前台,在初选制度设计、初选流程安排上不断为韩国瑜“解套”,甚至因之引发了王金平、郭台铭等人的强烈不满。民进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大败后,蔡当局并未因为台湾主流民意要求“拼经济”,反对“拼政治”,就去务实调整其两岸政策,相反却大幅提升两岸的紧张度,这说明蔡当局在处理两岸关系时,也并非完全以民意为依托,而是有民进党自身意识形态的坚持。
中国大陆将台湾问题视为其核心的国家利益,强调这是底线,是高层次的国家议题,当然是统合主义的分析框架。但由于现在除了政治变数以外,也有诸如台商群体的大量存在,以及网络社群的民意等,这些都是多元主义因素的出现。也使大陆在看待两岸问题时,也不可能是统合主义框架去思考,也会从多元主义框架去整体考量。
多元主义较注重社会变数,而统合主义多注重框架。因此,就两岸关系而言,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两岸融合的动力客观存在,但对抗的基因客观存在。两岸关系的外结构主要与国际结构、格局等有关系。这里主要还是指美国因素。美国长期介入台湾问题之中,可以说是造成台湾问题形成的始作佣者。即便中美建交之后,美国仍然通过军售对台湾提供安全及政治上的支持度。此外,在美国主导全球政治、安全结构的态势下,美国也一直介入台海区域局势之中,并成为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一方。分析美国因素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当然离不开讨论中美关系问题。中美关系如何发展,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台海局势的发展。
而中美关系走向又与中美两国实力消长等密切相关。中美关系发展的状况,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大陆的发展以及中美两强的实力消长。从目前来看,中美实力对比正朝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但我方与美方的差距仍然客观存在。因此,在未来15年甚至更多的时期里,中美关系发展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客观存在,不容忽视。从整个国际格局来看,随着美国加大遏制中国的力度,特别是中美战略对抗的升级,包括欧洲在内的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风向也开始转向保守与遏制。这对于未来两岸关系互动当然也有一定的影响。但在外结构中,整个国际局势也出现对中国有利的相对局面。如俄罗斯近年来与西方世界的对立不断加剧,以及西方内部美欧之间的矛盾与冲突,也使国际形势出现对我相对有利的一面。
而从内外结构的关系来观察,显然内结构是主因,起着主导性的作用。内结构决定和影响着外结构。但外结构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对内结构的发展变化也起着牵制与影响的作用。
两岸关系的基本面是稳定,是可预期的。只要中国大陆继续维持目前的发展态势,实力的提升,在两岸关系内结构中可以更有效地吸纳台湾,对外则有肋于减轻外部势力的介入成本。特别是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进一步强化,则两岸关系发展朝着统一方向迈进的历史进程不可中断或逆转。
展望未来两岸关系的发展,统“独”之争将呈现不断弱化的态势。一则是随着民进党第二次执政,民进党玩弄“台独”把戏的边际效应及其功能也大幅消减,台湾政治人物包括绿营政治人物也越来越认识到“台独不具任何现实性”。民进党及其绿营势力越来越趋向台湾现存政治体制之维护。这与国民党的“不统”思维大体吻合。在这种情势下,两岸过去长期围绕统独的斗争或许暂告一段落,或者变成次要矛盾,或隐藏于后。
在这种情势下,台湾问题在岛内将不再是过去传统的统“独”议题,而成为中美博弈下的重大问题。换言之,台湾问题有可能由过去的内结构之冲突转变为对外结构的冲突。它必然会对岛内主要政党的大陆政策取向产生影响。
两岸关系的外结构不可忽视,这里主要是指美国因素对两岸关系的影响有可能会强化。中美关系的走向将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两岸关系上。
随着中国大陆实力的增强,美国已视中国为其现实或潜在的战略竞争对手,这不指经济领域,也包括军事及安全等层面。尤其是近年来,美国在全球带头炒作“中国威胁论”的势头加大,美国政治圈包括美国社会对中国不友好的氛围和声音在不断增长,这或许会助长美国当局未来对华采取更为强硬的政策,客观上自然会提升美国打“台湾牌”的诱因和动机。在这种情势下,必然会使两岸关系的外部因素更趋复杂严峻,台湾问题的外部风险无疑会增长。
未来一段时间,意识形态的斗争有可能会较以往更多的浮上台面上来。随着两岸综合实力的消长,特别是两岸在治理能力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大,台湾方面由于治理能力的下降以及经济困境的突显等限制,有可能会更为突显两岸在意识形态、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并以此作为对抗大陆要求统一的压力,以及与西方势力连接的手段。两岸在价值观的冲突与斗争将越来越浮上桌面。
新时代努力推进国家安全统一进程,实现两岸最终统一的各项条件日趋成熟和具备。针对当前台湾主流民意“维持现状”所表现出来的“不愿统”又“无意独”之状况,可以通过推进台湾民意的转变,使台湾多数民意由不愿统到愿意统的道路上来,从而有助于从根本上解决两岸问题。要实现这一点,也需要从两岸关系的内结构本身入手。
如果我们认为未来两岸关系发展中统独议题不是主要讨论的问题,而是中美角逐下的台湾问题,换言之,没有绝对意义上的两岸关系,只有中美博弈下的台湾问题,这其实就是回到台湾问题形成的最初起点,即外结构的问题。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9-19 00:37 , Processed in 0.034078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