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Discuz! Board 返回首页

李冬梅言的个人空间 http://wehual.com/?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贺沛:二 2019年两岸关系下的“总统”大选

已有 286 次阅读2020-1-7 23:36

两岸观察: 2020“总统”大选与


本世纪20年代的两岸关系


 


贺沛


二 2019年两岸关系下的“总统”大选

在岛内民心思变的气氛中,两岸关系将是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主轴。回顾2019年,是岛内政治激烈博弈的一年。一方面,大陆实力继续增强,两岸实力差距持续拉大,深绿阵营焦虑感增强;另一方面,中美在贸易、科技、地缘政治等领域的博弈加剧,美国愈发重视台湾在制衡中国大陆上的重要角色。蔡英文执政三年的经济乏力和民粹主义兴起使“九合一大选”后的蓝绿版图大变天,但随着1-2讲话、香港动荡等事件催化,蔡英文支持率迅速触底反弹,两党内部经过激烈厮杀博弈后推出韩、蔡两名候选人,围绕着2020大选激烈攻伐。“九合一”大选后蓝营县市版图大增,但立法权、行政权以及司法影响力都牢牢掌握在民进党手中。

但整体来看,两岸关系发展稳定,经济、文化、教育等各领域合作基本正常进行,但经贸摩擦和“欢迎台商回台投资计划”实施背景下的两岸经济合作受到明显影响。受各方面原因素影响,岛内民众对于大陆的不信任和疑虑增加,对“一国两制”的抵触增加,对两岸制度差异的关注增加,两岸之间的心理距离有所疏远。
宋楚瑜曾在2000年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落败,后分别于2004年、2012年、2016年三度参选。去年11月又正式宣告第五度投入台湾地区“总统大选”。宋楚瑜参选的决定本身就说明了韩国瑜的“总统路”走到了尽头。在台湾,曾是国民党“大内高手”的宋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江湖”,若未嗅到政治利益,绝对不会轻举妄动。宋楚瑜的近三次参选,都选在国民党选情胶着或大势已去的时间点吗。宋的参选说明了国民党选情不稳。

蔡英文作为党内绿营的温和派,虽然没有承认“九二共识”,两岸政治交流陷入低谷,官方合作低调低级,但她实际上对于两岸正常的经贸和人文交流施压不多,只是在选举中被迫向深绿靠拢和打“反中护台”牌时才有所动作。一个虽然不愿意看到,但的的确确发生的事实是:在大多数台湾人心目中,韩国瑜的政治诚信已然不同程度地破产。蔡英文依旧是依靠政治牌,其对大陆强硬路线走到底的策略已引发选民的广泛担忧,包括一些浅绿选民,更倾向于维持两岸交流现状以继续获得经济收益,或会转将选票投给韩国瑜。

从韩国瑜对“总统”大位起心动念开始,头顶上“落跑”和“草包”的阴霾便始终挥之不去,让原本看好的选情不断失血,以致今日。所以,蔡英文的绝地回生、咸鱼翻身,“香港乱局”只是助推器,韩国瑜的参选与提名才是民进党求之不得的高爆发燃料。与韩粉井水不犯河水的“知识蓝”、浅蓝与中间选民。这部分选民的特征可以总结为两种:要么选蓝不选韩,要么选人不选党。但无论分属哪种类型,票都很难落入韩国瑜的口袋。

从国际格局看,美国不断加深介入台湾问题,美国军舰常态化巡经台海,以及大陆军机绕台和越过海峡中线,乃至航母震慑台海,但两岸都默契地维持着稳定的大局,双方嗓门高,但反应不过度。“九合一”选举后,两岸城际交流日益热络,以双城论坛为代表的城市间交流以及蓝营执政县市农产品采购等都凸显两岸交流的活力,而大陆举办的海峡论坛则继续维持高人气。

去年12月31日,民进党利用本届立法院最后一个会期,强势通过争议巨大的《反渗透法》的连环计,本来是想由此引发大陆方面的强烈反弹,然后操作民意,以台湾悲情来催票,表面上假借反制“红色渗透”,实则打压两岸正常合作交流、钳制公民言论自由的法律,一经通过便引发中间选民较大反弹。民进党借反渗透打压政治对手,甚至不顾公民正常言论表达自由的吃相过于难看,让中间选民开始反省和警惕不受约束的“绿色权力”受香港动荡的影响以及岛内选举需要,蔡英文对两岸交流的干涉有所增加,但仍然基本保持“雷声大 雨点小”的姿态。

虽然,民进党当局急于通过“反渗透法”,但是实际对民众的正常交流应该干预不多,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国民党全面检视所谓的“反渗透法”引发的寒蝉效应,1月2日邀集陆配表达忧虑。在这一背景下,中间选民将可能转向分裂投票,即“总统”票投给蔡英文、“立委”票投给国民党候选人,或弃投、投废票,甚至有可能最终票投给韩国瑜。

反观大陆去年“自由行”的暂停,对两岸关系虽然构成一定的冲撞,但并没有影响两岸关系稳定发展的大局,双方官方层面的低层级交流还在维持,能够处理正常的两岸事务。从大陆方面看,台资的资金、技术优势与大陆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低的优势相结合,促使两岸经济合作不断发展。随着大陆要素成本上升,建立在要素成本之上的经济合作已经难以为继,而2014年“太阳花学运”则阻碍了两岸经济合作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的深化。随着大陆集成电路、面板、PCB等产业竞争力提升,两岸在一些产业的竞争面增加。

民进党当局抓住机会推进“台商回流”,以优惠的土地、贷款政策吸引台资企业回流台湾。此计划配合“新南向计划”,目的在振兴台湾经济、就业的同时,也希望摆脱对大陆经济的过度依赖。台经济部门数据显示,到11月中旬台资企业回流已经达到近7000亿新台币。尽管这一数字存在一定的水分,但仍能反映出台资企业从大陆转移的动向。

两岸经济合作比较特殊的一点在于“两头在外”的“飞地”模式,即一些台资企业的订单来自美国,原料来自台湾,大陆只是充当生产基地,这种合作模式下两岸产业链的融合不深。但随着大陆市场的扩大和大陆企业的国际化,台资企业参与大陆产业链的程度加深,台积电顶住美国压力坚持供货华为就是鲜明的例子。同时,更多的台企开始逐渐以大陆市场为导向,这客观上减弱了中美经贸摩擦对两岸经济合作的影响。

大陆《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讲话提出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更加积极地推动和平统一进程。但民进党当局对“一国两制”不断污化,并将“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绑定,引发了岛内民众对大陆积极推动统一事业的焦虑感。显然,维持现状仍然是党内主流民意,民众对于谈统一仍未准备好。而在香港动荡之后,台湾民众在宣传引导下更加反感“一国两制”,这导致不仅绿营抹黑,甚至连国民党的吴敦义、郭台铭(当时)、韩国瑜等人物都纷纷站出来抵制“一国两制”,宣扬自己捍卫“台湾主权”的决心以拉近民意。在下半年与台湾同胞的交流中,明显感到其对“一国两制”的抵触和对大陆处理香港问题做法的不满。

在香港问题的刺激下,2019年台湾民众对于两岸制度不同的重视度上升,对台湾民主自由的制度模式更加看重。在走过近30年的民主之路后,台湾民众对于大陆制度的不满再度达到一个高峰。由于台湾邦交国被大陆挖走、大陆暂停自由行试点以及军机越过海峡中线等军事行动,台湾民众对于大陆的疑虑和不安有所上升。而从大陆方面来看,随着大陆实力增强,主张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声音仍然此起彼伏,反映出部分大陆民众和鹰派人士渴望统一的急迫心态,大陆民众对于和平统一的期待在弱化。因而,两岸民众之间的相互认同在2019年减弱,而台湾对于大陆的疑虑和不信任感在增强。

而关心此次大选的,显然不只有岛内和大陆,美国期待一个亲美的台湾政府以方便贯彻其对华战略。今年以来,美国不断触碰“一个中国”原则的边界,对台军售之外,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已常态化;同时,借助AIT(美国在台协会)成立40周年的契机,美国不断加深与台湾当局的联系。在美国国内甚至出现了抛弃“三个公报”原则的声音,国会接连通过涉台法案,行政人员访台的层级和人数增加。

多方博弈下,岛内围绕大选的争斗无比激烈。与以往大选不同的,除了大选本身重要性备受关注外,岛内民主政治也顺应全球民粹浪潮出现了民粹势力——“韩流”,并催生韩国瑜这个非传统政治人物登上政治舞台。

去年上半年,朝野两党围绕提名候选人可谓内斗激烈。国民党内部,挟“九合一”大选的凯旋之力,吴敦义、谢龙介、王金平、朱立伦等派系势力各怀心思,起初对大选都志在必得。马英九等人则私心自用,迫不及待的捧出郭台铭狙击韩国瑜,进一步凸显党内精英大佬对韩国瑜的不信任。

随着国民党因人设事、韩国瑜在基层力拱下初选胜出,郭台铭愤然退党,朱立伦怀怨甚深,王金平形同脱党,国民党从一手好牌陷入一盘散沙的境地。绿营整合在党内大佬积极斡旋和利益互动下,直到年底蓝营才真正展现出团结的姿态,但韩国瑜仍然无法弥合同一些党内派系的矛盾,蓝营内部的整合貌合神离,各怀心思。

绿营内部,随着赖清德参加初选,蔡赖之间、急独与缓独之间的激烈矛盾都浮出水面。但手握行政资源的蔡英文在党内纵横捭阖,以利益相许,以强力施压,终于稳定了自己的党内地位,并再次使几派力量坐在了一起。到11月,民进党大佬撮合下,在深绿要求下,蔡赖终于暂时放下初选的嫌隙,形成党内期待的“蔡赖配”。但从两人的政见来看,温和派的蔡英文与“务实台独工作者”赖清德仍然存在理念的差异,两人未来的合作仍然考验着两人乃至背后两派势力的博弈。

在蓝绿之外,第三势力的发展也是2019年岛内政治图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柯文哲最初觊觎大选而仓促成立台湾民众党,并一举在民调支持率中成为第三大党,但民众党过于依靠柯文哲的个人声望,其党内人物又驳杂而实力单薄。郭台铭出走后与柯文哲“秋波暗送”,王金平也与之眉来眼去,促使三人形成同框。但三人利益和理念分歧最终使之分道扬镳,王金平最后重归蓝营经营自己的势力,而郭台铭则在亲民党与民众党之间两面押宝“立委”选举。

台湾民众党成立反映第三势力的小党却显露出泡沫化倾向,时代力量分崩离析,喜乐岛联盟日趋式微,宋楚瑜为了避免亲民党泡沫化不得不四度参选。从两组数据中不难看出这一次宋楚瑜的气势已大不如前,即便以表现稍好的2012年来看,尽管在封关民调中宋楚瑜尚有8%的支持率,但依然在投票时被蓝营选民操作弃保,最终仅惨获2.77%选票。2012年选举前的封关民调,宋楚瑜支持率约为8%,而亲民党的政党票支持率为5%;而今年选举前的封关民调,宋楚瑜支持率约为7%,而亲民党的政党票则仅有3%左右,这意味着亲民党很难跨过5%的得票门槛,不分区立委将颗粒无收。一旦蓝营弃宋保韩,以目前蔡韩之间可能存在的真实差距,则也不会有太大的意外。

尽管在“总统”候选人只有蔡、韩、宋三人之争,但在“立委”争夺上民众党、郭家军、时代力量等都希望有所斩获。从民调来看,刚成立的民众党很可能成为得票率超过5%的政党进而提名不分区立委,而民进党仍然能够维持立法院第一大党的席位。“总统”选举比“立委”选举更加扑朔迷离。比较吊诡的是,韩国瑜每次造势都能有诸多支持者捧场,但蓝绿所有民调都显示蔡英文大幅领先韩国瑜。从支持者群体来看,韩国瑜的支持者主要以中老年底层群众为主,而蔡英文在年轻人、知识分子中的支持率远高于韩国瑜。

传统的蓝绿竞争往往是“讨厌国民党”与“讨厌民进党”的竞争,选民在两个烂柿子中被迫做选择。而韩国瑜的最初出现并非以真正意义的国民党人身份,尽管其受到国民党的大力支持。本次选举中,韩粉不过百万,占比其实并不高,很多蓝营虽然对国民党不满,但也不得不支持自己的候选人,而绿营仅靠目前的支持者显然也有很大风险,选战的关键还是中间选民的态度,但中间选民不是在“讨厌民进党”和“讨厌国民党”之间做选择,而是在“讨厌民进党”和“讨厌韩国瑜之间”做选择。

韩国瑜的无能形象已经为很多国民党和中间选民所不齿,这其中很多浅蓝宁愿选择蔡英文,讨厌韩国瑜的中间选民更将选择施政无能的蔡英文。但在政党票上这些对蔡英文不满的人很可能选择国民党,这也算是选民心理上对国民党的补偿。因而,在2020年大选中,不管韩国瑜和蔡英文谁当选,政党票的归属都未必与领导人的选择一致,即支持韩国瑜未必支持国民党,支持蔡英文未必支持民进党。

2019年的下半年,岛内主要资源都集中在了选举上。围绕选战,双方借助“假论文案”、“断交风波”、“李家采砂案”、“共谍案”、“卡神案”以及不分区立委“泛红”等议题互相攻讦,民进党致力于将韩国瑜打成一个吃喝嫖赌、无能无谋的“草包”,并借助韩国瑜“落跑市长”的现实打出“罢韩运动”。而国民党则试图借论文疑云、施政不力、两岸关系恶化等攻击蔡英文。

总体而言,蔡英文的“恐中”牌在香港动荡的背景下成效显著,反“一国两制”成为岛内政治正确,而韩国瑜满嘴污言秽语、市政无能、假大空话倍出的糟糕形象过于明显,国民党不分区“立委”选人不当也打击了蓝营选情。此次大选突出的选民分裂相当严重,“总统”选举更像是一场“讨厌韩国瑜”和“讨厌蔡英文”之间的角斗。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9-19 00:36 , Processed in 0.035914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